當教練遇見配偶 – 婚姻教練 Do Re Mi

Mi階段的第二把鑰匙是在教練裡【無我】的修練

剛學教練時,對教練的熱度很高, 不但自己學習教練,也想盡辦法讓家人也學習教練。 配合度高的老公,是第一個被我拐進來教練圈的人,於是他在2008年跟著我一起創立達真教練學校,我當老師,他當學生,最後也拿到了PCC的教練執照。 不唯獨老公,我把女兒也一起拐騙進來,讓她當助理,當學生,女兒也開始進入教練這個迷人的氛圍裡面。 這是我們婚姻教練的Do階段,一切開始的非常美好。

學了教練,會想要用在親人身上,老公與女兒絕對是我首先試用的對象。一開始還算有用,老公聽到我用這麼新鮮的方式對談,也有些好奇,會順著我的提問回答,當然答案很多都是唬弄我的。 對教練反彈先從女兒開始,她會很直接的跟我說:『你又想要教練我了嗎?』,聲音是火大的,讓我不敢再往下探尋。我不想讓教練變成女兒的夢魘,於是開始不應用教練在女兒身上;但是老公就沒有這麼幸運了,我還是會希望能教練他。

那個時候的我,好像對"覺察上癮"了,一天到晚就希望我的老公可以覺察更高,聆聽更好。 問問題一定要問到老公答出個所以然來,老公一貫的技倆就是用『嗯,嗯,你說的都對』的方式來回答,我的教練拳打在棉花上,一點都使不上力。 這可是惹惱我了,我開始批判:『老公怎麼可以不願意覺察? 怎麼可以聆聽這麼差呢?』,我把對自己的期待,轉移到老公身上,常常嫌棄他教練的能力或覺察力不好,當然這個時候夫妻的教練關係是緊張與衝突的,這是我的Re階段。

我的Mi階段要感謝我的一位學教練的好朋友,她的覺察力很高,是我羨慕的一個對象,我非常喜歡每次跟她的心靈對談,覺得有很多的收穫。但是老公卻跟我有完全相反的感受,每次好友跟老公對談完,老公事後都跟我說他不想跟對方談話,因為他覺得有被脫光的感覺。這個反應讓我好好的反思了一下,原來覺察他人也有隱私的問題,即使是親人,也希望有一個自己的私密空間,這是為什麼過去女兒與老公不想回答我的問題,我還自以為是,認為我的覺察力高過他們。

Mi階段的第二把鑰匙是在教練裡【無我】的修練,2015年我有幸認識了無無禪師,他教導我【我不存在】這件事,學習了幾年,我終於慢慢的領悟了,老公就是老公,他有他的特質,他喜歡輕鬆,我不能拿我的特質-例如:勤奮來要求他,我把小我放下,開始真心的欣賞老公,看到他的本質。

老公的幽默與輕鬆,讓我們家經常充滿歡笑,現在我不再拿我的標準來衡量老公,我們家的教練對話現在比較是戲虐而不批判,提問而非追問。老公也常用:『這個讓我Aha了』的回答,來結束一段教練對話,而我們也都會因此而莞爾微笑,雖然我也心知肚明,他不見得是Aha,只是想結束一段對話而已。 這是我們的Mi階段。

教練在我們的婚姻裡,從『見山是山』,到『見山不是山』,到現在『見山又是山』的階段,我非常享受這段旅程,如果沒有『見山不是山』的階段,我不會有現在這麼深刻的體悟。

我們的婚姻裡如果沒有教練,那會是什麼樣的婚姻?我無法想像,我猜應該會是很無聊與無趣吧!無聊是因為話題無法太深入,無趣則因為無法有我們現在的莞爾一笑的對話結果。

所以,夫妻是否都需要學習教練呢? 你認為呢?

對「當教練遇見配偶 – 婚姻教練 Do Re Mi」的一則回應

  1. 理性處事,經常會得罪人,感情用事,又容易被人左右,堅持己見,有時寸步難行。 節錄自夏目漱石「草枕」

    — 我們面對的卻是自己最親愛的家人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