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回饋有效?

回饋的目的也是一個很容易被濫用的手法,回饋是為了發展對方的潛能,而非找碴。

最近在給一家軟體公司的企業上課,教導主管們如何用我訊息來回饋。上課的是中低階的主管,他們大約帶領5人左右的團隊,30歲出頭的年齡,課程中發現他們最困難的是找出發展的目標,及表達自己的情緒。

學員們在過程中也好奇,為何要表達情緒,不是【就事論事】就可以嗎? 在課程中體驗到不說情緒,與表達情緒的差異,被回饋的主管終於了解了,原來回饋者如果不表達她的情緒及這個情緒的原因(想法)與對回饋者的影響,被回饋的主管的改變的動力是低的。

回饋的目的也是一個很容易被濫用的手法,回饋是為了發展對方的潛能,而非找碴。 我們是否知道對方的擅長是什麼? 他的價值觀是什麼? 我們如何運用他的擅長與他的價值觀來協助對方往更卓越的自己邁進? 我們如何透過我訊息的回饋來激勵對方前進?

人與人之間是要有連接,有信任,才能夠產生改變的動力。 我訊息的回饋的目的就是創造這樣的連接與這樣的動力。 有興趣來學習如何運用我訊息來回饋的主管們,歡迎來達真報名上課。

企業訓練窗口: Jenny教練: 0970-673-862




當教練遇見配偶 – 婚姻教練 Do Re Mi

Mi階段的第二把鑰匙是在教練裡【無我】的修練

剛學教練時,對教練的熱度很高, 不但自己學習教練,也想盡辦法讓家人也學習教練。 配合度高的老公,是第一個被我拐進來教練圈的人,於是他在2008年跟著我一起創立達真教練學校,我當老師,他當學生,最後也拿到了PCC的教練執照。 不唯獨老公,我把女兒也一起拐騙進來,讓她當助理,當學生,女兒也開始進入教練這個迷人的氛圍裡面。 這是我們婚姻教練的Do階段,一切開始的非常美好。

學了教練,會想要用在親人身上,老公與女兒絕對是我首先試用的對象。一開始還算有用,老公聽到我用這麼新鮮的方式對談,也有些好奇,會順著我的提問回答,當然答案很多都是唬弄我的。 對教練反彈先從女兒開始,她會很直接的跟我說:『你又想要教練我了嗎?』,聲音是火大的,讓我不敢再往下探尋。我不想讓教練變成女兒的夢魘,於是開始不應用教練在女兒身上;但是老公就沒有這麼幸運了,我還是會希望能教練他。

那個時候的我,好像對"覺察上癮"了,一天到晚就希望我的老公可以覺察更高,聆聽更好。 問問題一定要問到老公答出個所以然來,老公一貫的技倆就是用『嗯,嗯,你說的都對』的方式來回答,我的教練拳打在棉花上,一點都使不上力。 這可是惹惱我了,我開始批判:『老公怎麼可以不願意覺察? 怎麼可以聆聽這麼差呢?』,我把對自己的期待,轉移到老公身上,常常嫌棄他教練的能力或覺察力不好,當然這個時候夫妻的教練關係是緊張與衝突的,這是我的Re階段。

我的Mi階段要感謝我的一位學教練的好朋友,她的覺察力很高,是我羨慕的一個對象,我非常喜歡每次跟她的心靈對談,覺得有很多的收穫。但是老公卻跟我有完全相反的感受,每次好友跟老公對談完,老公事後都跟我說他不想跟對方談話,因為他覺得有被脫光的感覺。這個反應讓我好好的反思了一下,原來覺察他人也有隱私的問題,即使是親人,也希望有一個自己的私密空間,這是為什麼過去女兒與老公不想回答我的問題,我還自以為是,認為我的覺察力高過他們。

Mi階段的第二把鑰匙是在教練裡【無我】的修練,2015年我有幸認識了無無禪師,他教導我【我不存在】這件事,學習了幾年,我終於慢慢的領悟了,老公就是老公,他有他的特質,他喜歡輕鬆,我不能拿我的特質-例如:勤奮來要求他,我把小我放下,開始真心的欣賞老公,看到他的本質。

老公的幽默與輕鬆,讓我們家經常充滿歡笑,現在我不再拿我的標準來衡量老公,我們家的教練對話現在比較是戲虐而不批判,提問而非追問。老公也常用:『這個讓我Aha了』的回答,來結束一段教練對話,而我們也都會因此而莞爾微笑,雖然我也心知肚明,他不見得是Aha,只是想結束一段對話而已。 這是我們的Mi階段。

教練在我們的婚姻裡,從『見山是山』,到『見山不是山』,到現在『見山又是山』的階段,我非常享受這段旅程,如果沒有『見山不是山』的階段,我不會有現在這麼深刻的體悟。

我們的婚姻裡如果沒有教練,那會是什麼樣的婚姻?我無法想像,我猜應該會是很無聊與無趣吧!無聊是因為話題無法太深入,無趣則因為無法有我們現在的莞爾一笑的對話結果。

所以,夫妻是否都需要學習教練呢? 你認為呢?

什麼是全然的覺察?

全然覺察,我們應用Satir的冰山理論,覺察自己,他人,與情境。

在ICF( International Coach Federation) 定義的教練當下的核心職能裡,談到要全然的覺察才能夠在當下, 全然覺察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們在 達真國際教練學校 裡教導的是應用Satir的冰山理論,覺察自己,他人,與情境。

覺察自己的什麼呢? 覺察自己的冰山,含行為,模式,感受,身體,想法/價值觀,期待,渴望,我是等, 這麼多的覺察,難度有些高,所以我們分兩步驟進行,初階班先教覺察自己的行為,感受,身體,價值觀等,到專業班才教導模式,期待,渴望與我是。

覺察他人也是同樣的步驟,達真相信如果你無法覺察自己的冰山,你是無法覺察他人的冰山的,所以從初階班到專業班的心法練習,強調的都是自我覺察。

至於情境,我們教導的是運用GROW Model的目標來做覺察,大部分的溝通會產生問題,都是因為我們沒搞清楚溝通的目標是什麼?下面的案例,可以讓大家有更清楚的了解。

一位主管對於她一手栽培的屬下說了重話,只因為她覺得對方不當責,沒把跨部門溝通的事情做好。 她大聲叱責了屬下,當下她也感受到屬下的委屈,但是她仍然把想要說的話,一股腦的說完了,而且還很高興她做了自己。


在這個案例裡面,主管沒有覺察到她真正的目標是什麼?溝通的目的不是罵人,而是要達成共識,如果要達到這個目標,教練式的主管通常都會先理解對方沒有做到的原因,再進行後面的談話,不會先罵人。 

對自己的覺察,在這個案例裡主管雖然對自己的情緒與身體都有覺察,但是沒有覺察自己的模式 ,她的模式只有自己與目標,沒有他人,是一位指責型的主管。

在Satir Model裡,所有的模式都是低自尊的表現,雖然主管是指責型,但是其實她的內在是有需要的,透過教練的帶領,這位主管同理到屬下(他人)的委屈,也同時讓她看見自己的期待與渴望,原來她渴望自己能有價值。

在達真我們教導的『我是』,是讓學員知道真正的自己是完整的,圓滿的,在這個案例裡面,主管不知道她自己的完整,認為自己價值低,於是做出讓自己後來也很懊悔的行為。

真正的自己跟我們認知的自己不同,我們認知的自己常常有喜怒哀樂,煩惱很多,但是真正的自己,是知道這些煩惱都是假的,都是自己造作出來的,如果認識了那個清明的自己,沒有煩惱的自己,那麼全然的覺察就做到了。

覺察與敏感

覺察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我採取喬卡巴金(Jon Kabazin)的定義如下:

正念是一種透過專注,有目標的,在當下,不評斷的覺察。 它的目的是讓我們獲得智慧與自我了解。

Mindfulness is awareness that arises through paying attention, on purpose, in the present moment, non-judgementally. Mindfulness is used in the service of self-understanding and wisdom.

在學校上課的時候,常常遇見很多高敏感的學員,我會誤解這些學員的覺察力是高的,於是我對他們的期待會比較高,這間接造成我對他們學習進展不如預期的干擾。

高敏感不是高覺察

事實上,高敏感並不是覺察,高敏感很多時候會造成覺察的干擾。例如:一位對情緒很敏感的學員,她/他會被情緒控制,常誤認他/她自己的感受是正確的,於是對於人/事,會產生誤會,做出錯誤的判斷。

最近一位學員跟我的對話是:『我想知道為何你很好奇我怎麼認識老婆的?』他是一位高敏感的學員,過去談話中,他說到自己的老婆在外商工作,會嫁給他,他自己也覺得是很特別的一個緣分。我在過程中,也表明自己的好奇,因為我在外商工作工作的經驗是:外商的中高階主管,通常都比較現實,比較理性,怎麼會喜歡這麼感性的一位男性,我著實感覺好奇。這位學員把我的好奇放在心上,大概不舒服了一陣子,最後終於提出來跟我做了澄清。

在上教練輔導課程的時候,一位學員看完PCC教練的示範影帶,她當下感覺非常不舒服,跟我說:『她看見影片裡的客戶一直做深呼吸,她不知道為何身體非常不舒服,自己幾乎換不過氣來!』,當天這位學員半天都無法專注的上課, 這位同學也是高敏感的同學。

這是兩個高敏感不等於高覺察的例子,首先高敏感的人容易評斷,沒有目標,如果能夠轉『高敏感』為『覺察』,首先就必須要認清楚情緒身體的感受想法都是假的,他們都是協助我們覺察的工具,但它們不是真實的。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 ~金剛經

如何轉化敏感為覺察呢?

首先高敏感的人對自己的身體或情緒的感受是敏感的, 要善用這個長處。 當覺察到自己有情緒的波動或者是身體的感覺時,微細的不舒服,例如:心跳加快,喉嚨卡住,肩膀緊,或感覺壓迫,生氣,悶,請立即開始深呼吸,專注在吸氣與吐氣,把氣息吸到丹田,大約要1-2分鐘,練習久了可能在2秒內完成。一面吸氣,一面感受一下這個穩定的自己,這個才是真正的自己-穩定的,廣大無邊的自己。專注在這個自己,很快的,高敏感的人就可以恢復正常,成為高覺察的自己。

讓我們再回到覺察(Mindful)的定義,三個元素很重要:
有目標在當下不評斷,上述的OBF Model,

在O的部分,觀察(Observe)讓我們不評斷,純粹觀察自己的狀態;

B呼吸(Breath) 讓我們回到當下,

而F 讓我們專注(Focus) 在目標上,這個目標是找到真正的自己。

歡迎大家多多練習這個Model, 讓我們透過覺察,找到真正的自己。

生活中的覺察

助人必須無我, 我的內心戲太多,才讓我有那麼多的干擾,無法及時的助人。

今天坐公車回家時,看到一位年輕媽媽推著嬰兒車,本想讓她先上車,但是她卻很客氣的叫我先上。
等乘客都上車了,這位母親問司機先生說:『請問這輛車是否有底板,可以推嬰兒車上來?』司機請他上另外的公車,它們才有底板。
這位年輕的母親,思考了一下,就請司機先生等她,她要先把小嬰兒(應該還不到一歲)抱上公車,我一看見她要抱孩子上車,立刻就把我第一排的位置讓給她,我移動到第二排。

接著發生了不少的插曲,首先母親把嬰兒抱上車,放他一個人在第一排的位置,告訴他坐好,媽媽馬上來。 孩子看著陌生的環境,又不知道媽媽為何要下車,開始大哭,母親在下面收嬰兒車,顯然不好收,搞了一陣子,孩子的哭聲更大了。車上的乘客,沒有人作任何事情,包含我在內,我那時心裡有很多的對話:

『我是否該下車幫忙? ?但是我也不會收嬰兒車,幫不上忙!』
『我是否該去安撫小孩? 可是萬一我過去,孩子更害怕,哭的更大聲,媽媽更擔心,怎麼辦? 』
這些小劇場,讓我完全沒有行動。 同時間,緊張的媽媽終於把嬰兒車搞定,開始上車,坐在嬰兒的旁邊了。

故事還沒有完,由於嬰兒車很大,不好放,孩子坐在公車位置上,也沒有綁安全帶,繼續的啼哭,這位年輕的母親,手忙腳亂的抱嬰兒,安撫孩子,又要把嬰兒車放好,而公車已經開始啟動了。

我後面的一位年長的女士這時行動了,她走到第一排,跟母親說:『我幫你把嬰兒車放到第三排,這樣比較不會擋住下車的人。』,她把嬰兒車拉到她的座位的旁邊,年輕母親馬上感謝她,但是顯然還沒有回神,不知道她的嬰兒車會有擋住他人下車的問題。 年長女士同時叮嚀母親要把孩子的安全帶綁好,口氣有點嚴厲。 年輕的母親點點頭,孩子因為有母親在也慢慢開始安定下來。

公車上了高速公路,孩子與年輕的母親看來都比較穩定了,公車下了高速公路,第二站,好心的年長女士下車了,下車時她還不忘提醒一下年輕媽媽,她下車了,我看到年輕的媽媽往後面看了一下她的嬰兒車的位置。

車子繼續往前開,我這時後在想:

『等下她下車要怎麼辦?要繼續把孩子留在公車上,她一個人先挪嬰兒車嗎?』
『我可以做什麼協助她? 』
『怎麼取得孩子的信任?』
腦袋裡跑著這些想法,這時看見母親刷悠遊卡準備下車了, 沒想到她竟然跟我同一站下車。我看到母親果然如我預期,先去拿嬰兒車下車,孩子開始焦慮,眼睛看著我,母親,跟其他的乘客,我用帶著微笑的眼神與手勢跟孩子打招呼,這時看到孩子好像比較放鬆,我一步走到孩子面前,問他:『我可以抱你下車跟媽媽一起嗎?』 他點點頭,我鬆了一口氣,孩子顯然也放鬆了。於是我一手抱住他,一手刷卡,馬上就下車了。

母親忙著謝謝我,我也非常開心,這次終於做對了,沒有因為我腦袋太多的想法而沒有行動,讓這對母子都處於焦慮與不安的狀態。

這次的事件讓我有很多的感觸,『行善不能等』這句話說的很簡單,但是卻不容易做到,這件公車上的小事情,任何人都會碰到,如果今天不是那位年長的太太讓我感受到我的行動力太弱,我後來不會有那麼智慧的行動。

寫出這件小事情,提醒我自己,也提醒大家,助人必須無我, 我的內心戲太多,才讓我有那麼多的干擾,無法及時的助人。

也非常的感恩,今天公車上的這位及時伸出援手的女士,你的善行,激發出漣漪,讓我能及時改進。

對情緒的覺察與接納

我感覺背叛其實是對自己的失望,難怪它讓我那麼痛心

在達真自我覺察的課程裡,講師帶領大家看看自己對情緒的接納程度,對於負面的情緒例如: 害怕,挫折,焦慮,生氣,討厭,怎麼知道自己是接納的呢?

我最近剛好有一個案例,是屬於負面情緒的看見與接納,本來我以為自己是接納的,但是看了一下學術理論對於接納的定義:不避免,不否認,不忽視;要好奇,探索與經驗它。我只做了不否認,不避免,不忽視,卻沒有好奇,探索與經驗它。

談談這一個事件吧:這是一個多年與我合作的夥伴(姑且稱她為瑪麗),最近突然告訴我她投資了另外一家公司,我當下的心情非常的複雜,有失望,難過,傷心,但是更多的是一種背叛的感覺,這位夥伴跟我的關係很好,我也一直把她當成是我的接班人,傾全力的培養她。


這次她出乎意料的投資另外一家跟我們業務內容很像的公司,完全沒有在事前告知我,當我被告知後,第一時間不知道要如何回覆,我只簡單跟她表達了我的感受,回家後,卻越想越不舒服,於是決定持續跟瑪麗溝通. 這是我做到的:不忽視,不避免,不否認的部分。

現在讓我來進行下一步的接納:好奇與探索,經驗這個事件的感覺。 

好奇與探索

為何我有被背叛的感受呢?因為我對瑪麗是有感情與付出的,雖然她不是我的員工,但是我一直當她像是家人,今天家中的孩子跑去別人家去做養女,父母卻不知情,我感覺自己是一個失敗的母親,很挫折也很失望,所以我感覺到的背叛其實是對自己的失望,難怪它讓我那麼痛心。

經驗背叛

仔細覺察與經驗這個背叛,其實它是我的想像,對方確實背向我,但是這不表示背叛,她只是想要往她的目標前進而已。我能接受瑪麗背向我前進嗎?我很想做的是請她面向我,但是如果她是背向我,往她自己想要的目標更前進,我真的關心她,就應該要祝福她,放大我的眼界,繼續照看著她,讓她一路順利就好了。 

記得我女兒出國時,我也有類似的感覺過,覺得女兒開始跟我遠離了,有無能為力的感覺,這個無能為力其實是源自於我想要抓住她,抓住她帶給我擁有感,親密感,控制感,但是女兒從來就沒有屬於我過,我太天真了,認為時空可以永遠不變,自己可以擁有她。

瑪麗跟我的親密關係,也會讓我誤認我可以擁有她,事實上我們無法擁有任何人,包含我們的子女。當看清楚這一點,我就放下了。

接納背叛

當我看清楚沒有背叛這件事及我的無能為力的情緒時,我開始豁然開朗了,無能為力不是事實,事情的本質是沒有人可以擁有任何人或任何關係,放下執著,找到真正的自己是廣大無邊的。我看到自己坐在雲端上,看著瑪麗拖著她的馬車與重物向前跑,很辛苦,但是她有她的方向與目標,我祝福她!

價值觀與自我覺察

覺察價值觀的好處是什麼呢?清楚的看見自己行為背後的隱形指揮官有哪些,就能夠帶給自己更多的選擇

最近給企業的領導人上了一個價值觀與影響力的課程,課程中我們做了一個用價值觀來增加自己的動力的演練,H是公司的Partner,很謙卑的一個人,很敏銳,很愛學習,他提出了自己的一個高挑戰的目標,想要在3年內讓一家公司上櫃,透過了同事們的提問,大家發現了他的價值觀有『成就感』,『助人』,『團隊』等等。

過程中我們邀請同事透過提問來了解H的價值觀,而對H的要求是,他必須要真誠的回饋,對同事提出來的價值觀跟他自己的靠近度打分. 我很訝異的是,H的回饋非常的精準,他會真實的打出5分的分數(10分滿分), 這對一個謙虛的人,是一個不容易的表現,而會後,我們做了一個價值觀的心法教練,我看到更多,更深的H.

H為何會提出這麼誠實的回饋呢?原來他在練習前就有意識的決定自己要展現【樂觀】的價值觀,因為他收到我的回饋,說他的樂觀價值觀的展現不明顯,於是他當下就決定要加強。在這個行為上,我看到的是H有一個挑戰自我及求進步的價值觀。

在回饋的過程中,H是緊張的,接著才平靜,興奮。緊張的原因,我猜測是H另外一個【謹慎】的價值觀作祟,他擔心他太直接會傷害到別人,但是他用【樂觀】克服了緊張,開始【真誠】的發言與回饋,他的回饋都很精準到位,讓同事們有很多的學習,而這時【助人】的價值觀,讓他興奮起來。

這些覺察是透過教練的引導才發生的,H自己因為平時沒有覺察自己價值觀的習慣,所以無法很精準的說出自己的感受與價值觀的影響。 

為何要做價值觀的覺察呢? 它到底對自己有什麼好處? 對團隊有什麼好處?

不覺察自己價值觀的影響是什麼?

我們會被過去的經驗操弄,無法開創新的人生,以H 為例,他如果不知道自己能真誠回饋的原因是因為他用樂觀替代了謹慎,再用誠實與助人的方式表達,他就無法在下一次遇到類似狀況時,跳過緊張,直接獲得平靜與興奮。

覺察的好處是什麼呢?

清楚的看見自己行為背後的隱形指揮官有哪些,就能夠帶給自己更多的選擇,例如清楚的看見謹慎帶給自己在這個事件裡的負面影響,它讓我們緊張,不敢說真話,這時我們就可以選擇在這個事件裡,是否需要謹慎? 

一個行為背後會有不只一個價值觀在支持,例如:H做案主給回饋的這件事,就至少有四個價值觀在影響他的行為:【謹慎,樂觀,誠實與助人】如果要去腐存菁,真正發揮他想要的【誠實】的效益,那就要有覺察。

覺察價值觀的影響又是什麼?

可以看到每個價值觀對自己行為的影響,就能夠真正發揮自己想要的影響力。以H為例, 如果他想要發揮的是誠實,第一步要進入【誠實】的感受與狀態,就我的體驗而言,誠實是一種清明的狀態,頭腦是清明的,感受是真誠的,溫暖的。如果與其他的感覺,就要進一步覺察那是什麼價值觀在影響我們,看清楚後,就會有選擇。 

覺察團隊的需要,也是一個重要的鍛煉,如果只覺察自己,沒有覺察對方或團隊的需要,那麼這個行為的動力就會沒有那麼強烈,也可能走錯方向。 在H的例子裡,他覺察到他的誠實的回饋對團隊的成長與學習是重要的,於是他開始大膽的發言,果然也對團隊發生非常正向的影響。

你想要成為更有影響力的人嗎? 請往內看,找到自己最重要的3個價值觀,好好的實現它們在你的行為中,你就會發現自己更有影響力了。

行動計劃:
1. 找出自己最重要的3-5個價值觀,請上網去填寫VIA 測驗 :

https://www.authentichappiness.sas.upenn.edu/user/login?destination=node/434
2. 每週至少練習一個VIA的行為, 邀請夥伴回饋,這個價值觀是否展現?如何才能展現? 展現它會發揮什麼影響力? 對團隊或對方的幫助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