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察與敏感

覺察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我採取喬卡巴金(Jon Kabazin)的定義如下:

正念是一種透過專注,有目標的,在當下,不評斷的覺察。 它的目的是讓我們獲得智慧與自我了解。

Mindfulness is awareness that arises through paying attention, on purpose, in the present moment, non-judgementally. Mindfulness is used in the service of self-understanding and wisdom.

在學校上課的時候,常常遇見很多高敏感的學員,我會誤解這些學員的覺察力是高的,於是我對他們的期待會比較高,這間接造成我對他們學習進展不如預期的干擾。

高敏感不是高覺察

事實上,高敏感並不是覺察,高敏感很多時候會造成覺察的干擾。例如:一位對情緒很敏感的學員,她/他會被情緒控制,常誤認他/她自己的感受是正確的,於是對於人/事,會產生誤會,做出錯誤的判斷。

最近一位學員跟我的對話是:『我想知道為何你很好奇我怎麼認識老婆的?』他是一位高敏感的學員,過去談話中,他說到自己的老婆在外商工作,會嫁給他,他自己也覺得是很特別的一個緣分。我在過程中,也表明自己的好奇,因為我在外商工作工作的經驗是:外商的中高階主管,通常都比較現實,比較理性,怎麼會喜歡這麼感性的一位男性,我著實感覺好奇。這位學員把我的好奇放在心上,大概不舒服了一陣子,最後終於提出來跟我做了澄清。

在上教練輔導課程的時候,一位學員看完PCC教練的示範影帶,她當下感覺非常不舒服,跟我說:『她看見影片裡的客戶一直做深呼吸,她不知道為何身體非常不舒服,自己幾乎換不過氣來!』,當天這位學員半天都無法專注的上課, 這位同學也是高敏感的同學。

這是兩個高敏感不等於高覺察的例子,首先高敏感的人容易評斷,沒有目標,如果能夠轉『高敏感』為『覺察』,首先就必須要認清楚情緒身體的感受想法都是假的,他們都是協助我們覺察的工具,但它們不是真實的。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 ~金剛經

如何轉化敏感為覺察呢?

首先高敏感的人對自己的身體或情緒的感受是敏感的, 要善用這個長處。 當覺察到自己有情緒的波動或者是身體的感覺時,微細的不舒服,例如:心跳加快,喉嚨卡住,肩膀緊,或感覺壓迫,生氣,悶,請立即開始深呼吸,專注在吸氣與吐氣,把氣息吸到丹田,大約要1-2分鐘,練習久了可能在2秒內完成。一面吸氣,一面感受一下這個穩定的自己,這個才是真正的自己-穩定的,廣大無邊的自己。專注在這個自己,很快的,高敏感的人就可以恢復正常,成為高覺察的自己。

讓我們再回到覺察(Mindful)的定義,三個元素很重要:
有目標在當下不評斷,上述的OBF Model,

在O的部分,觀察(Observe)讓我們不評斷,純粹觀察自己的狀態;

B呼吸(Breath) 讓我們回到當下,

而F 讓我們專注(Focus) 在目標上,這個目標是找到真正的自己。

歡迎大家多多練習這個Model, 讓我們透過覺察,找到真正的自己。

聖誕節的覺醒

用智慧觀照妄想,觀照的方法就是提問問自己

最近家庭讀書會,我都在讀楞嚴經,書裡面談到的要覺察攀緣心,要能夠做到不取,不動,破除妄想,找到真心。今天早上有個很棒的經驗,剛好驗證了書上寫的破除的方式,看來我長久以來有的一個很不好的習性,應該有機會改進了。

楞嚴經上提到的是要先用智慧觀照妄想,觀照的方法就是提問問自己(這不就是教練嗎?)但是我們怎麼知道這是『妄想』,這個問題就必須先解決。

什麼是妄想

我自己定義的妄想是:
當你有情緒,心情會波動,或身體有不放鬆的感受時,這個念頭或想法就是妄想。 例如:今天早上我在思考一位員工的績效表現,我覺得她的進步太慢了,為何有六年工作經驗的人,學習還這麼慢? 我的心情是焦躁的,不耐煩的,很多的指責在內心波動,我也在思考要如何跟她談,讓她能快點跟上腳步。當我覺察到這個波動與情緒,警報器就要響起來,這個是妄想,妄念,要觀照它。

如何觀照妄想?

書上建議我們提問“這個妄想從哪裡來?”,我個人覺得以下幾個教練提問似乎更有效。我今天問自己的是: 

我想要的是什麼?(目標設定)-答案:讓她更好,更進步

我要用什麼方法可以達到這個目標? -答案:跟她溝通,而非指責

我的這個不耐煩從哪裡來我需要什麼? -答案:我需要效率,我有一個期待,覺得6年經驗,應該。。。,這個期待是不切實際的(又一個妄想),效率如果是用指責,也無法達到,其實我真正的需要是輕鬆,有人可以快點分擔我的工作,我的壓力最近太大了,當我看到了自己的需要與期待,再看著我的目標時,我的心情就平靜了,真正的自己-自由的自己出現了。

我們早上的會議變得非常的順暢,我問了她對這個工作目前的感受與看法,她其實是非常開心的,覺得學到很多新東西,也很有使命感。當我了解到這些後,我更是完全的放下,知道我下一步該做些什麼來協助她!

這是今天聖誕夜最好的禮物,讓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那個不動與助人的自己!教練的提問真是有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