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下的希望種子

學員的學習與改變是從『事情導向』的領導人變成關注到『人』, 他帶領的團隊現在更有向心力

26期的同學,在7/24號結業了,這一班從4/23開始上課,整整3個月的時間,歷經Cov19的大爆發,從每日少於100人,到每日上千人確診。我還記得當時有講師跟我們說,如果每日超過500人確診,他就不來現場上課,結果等他接課時,每日新案例已經超過800人,但是很感謝講師,他還是願意放下自己的擔憂出現在現場。

這期的大地震發生在上課的第二天,有位同學因為家人而感染,當時大家非常的擔憂與緊張,我仍然記得當時的我們緊急做了非常多的處理,通知全班同學以外,還要通知政府,現場的學長/助教, 助教/學長有臨時請假回家的,因為怕自己感染了又影響同事,達真更覺得責任重大,如果有任何一位在場的人也被感染了,那麼我們難辭其咎。

老天爺算是很保佑我們,讓染疫狀況沒有擴大,但是對於原先堅持要上現場課程的同學們,她們的態度也變柔軟了,於是這班才開始可以齊步往前走。

這班是【風雨走過來】的一班,也是超級敏感與好問的一班,對於講師/助教/導師,這些都是我們的挑戰,我們很開心的是:大家終於度過疫情,超越了自己,並且獲得了覺察與成長!

摘錄幾位同學的結業回饋:
Sandy 提到:『 3個月學習到自我覺察,自我接納,及GROW的系統化提問。 自己最大的改變是能把評價放下。 』


Patricia說: 『學習到最大的部分是自我覺察與自我接納,及達真很強的支持系統,包含助教,學長,講師。 自我成長與改變的部分,是對自己情緒的接納度提升,在工作上的成長是現在會相信員工有解決問題的能力,讓員工自己找答案』

Brian提到 他的學習是【心法】及人與事情要並重, 而他最大的成長是在自我接納部分,以前他是完美主義,現在覺得【盡力就好】。

Issac提到 他的學習與改變是從『事情導向』的領導人變成關注到『人』, 他帶領的團隊現在更有向心力。而他也開始把自己當人看, 每天做原諒自己的功課來改善自己的自我接納。現在自我覺察增加後,他變得更有勇氣, 更能夠跟隨自己的心。

以上的部分分享,希望能帶給讀者們一點感動與啟發,達真的課程最重視的是每個人由內而外產生的改變。 這期雖然是線上課程居多,但是改變還是在發生。。。。感謝每位同學的努力, 也期待未來能與大家迎接更多的轉變!

我-如何破除身份認同?

如何讓學員找到真正的的自己-一個無我利他,廣大無邊的自己,而非我們看見或意識到的自己

達真國際教練學校的課程分為專業班與初階班兩階段,初階班的核心是訓練學員成為以人為本的教練式領導人(Coaching Leader), 而專業班的核心是如何讓學員找到真正的的自己-一個無我利他,廣大無邊的自己,而非我們看見或意識到的自己。

最近在讀『僧人心態』這本書,它的很重要的思想,也就是專業班嘗試讓學員們感受到的,就是破除我們對自己的身份認同(Self-Identity)。

什麼是我們對自己的身份認同? 除了我們平常的角色的認同外(例如太太,母親,經理,志工。。等),我們會被我們的價值觀,信念,感受綁架,而認為我們就是這樣的自己。

舉例來說:我認為我是一個執行力很強,很有理想的人, 這個是我的身份認同,也是我的價值觀與信念:我有勤奮生命意義的價值觀。我有這個身份認同的好處是:我能夠很清楚的告訴他人我是誰,別人也容易跟我合作或共事。

但是當我緊抓這個身份認同的時候,會有什麼結果呢?我會對不勤奮,或者沒有生命目標與方向的人產生分別心,覺得他/她非我族類,不願意跟他/她接近;而我只接觸跟我一樣的人的壞處就是會沒有太多的學習成長,我的生命是一杯白開水,沒有機會加糖,加檸檬,加鹽。 

去年初階班有一位學員是某軟體公司的總經理,他教我的最大的功課就是懶惰,他在公司裡設計的很多的管理制度,都是因為他想要懶惰而產生的創舉,而這些創舉:例如:薪水透明,獎金透明,讓公司裡少了很多的猜忌,同仁們更清楚如何努力去獲得他們要的薪水或職位。

這個懶惰的特質,是我非常欠缺的,當我開始跟這個同學接觸,用他的思維來看事情的時候,我發現我開始打開了更多的視角,這個讓我感覺到更廣大與包容,也讓我更覺得自己的潛能被開發了。

如何破除身份認同?在專業班教了很多的方法,一個是陰影教練法,一個是大我教練,另外就是無我教練了。 現在先介紹一下陰影教練:

陰影教練

陰影教練的起源是榮格的理論,在達真我們把它與教練的方式做融合,陰影是每個人都不願意看見的部分,因為我們不想看見它,於是它暗中就控制了我們。

如何找到陰影呢?在達真運用的方式有好幾個,但是最核心的是找到你的身份認同的相反特質,例如:我自認是一個勤奮的人, 勤奮的相反特質是什麼呢?我會定義它是【懶散】,當我做出懶散的動作時,我感受到懶散也是有力量的,它有一種自在的力量,這個力量與我原先勤奮的力量結合,我開始感受到圓滿,那是一種往前衝卻又放鬆的感受,當我體會到後,我就不會再緊抓著自己的身份認同不放了。

不執著在身份認同的好處

前面提過,太執著在身份認同固然會讓別人很清楚的認識你,例如:賈伯斯他的身份認同就是完美主義-對美與極簡的執著,因為他的執著,造成很多優秀人才的離職,甚至造成他自己被自己創立的公司開格掉,賈伯斯的領導風格是毀譽參半的(見賈伯斯傳)。

如果我們想要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領導人,找到自己的身份認同(Identity)固然重要,但是在跟人相處與溝通上,不執著在這個身份的自己,就更重要了。我相信如果賈伯斯能夠理解這一點,蘋果的發展會更快更好,他可能也會多活一些日子,帶給這個世界更多的驚喜!

結業不是結束

在達真有這麼多的生命之流在這裡交匯,他們會孕育出什麼力量?是否會匯聚入大海與更多的生命交流與震盪?

昨天在冷風細雨中,完成了第14屆專業班同學們的結業,這一屆的同學大半是經過全程初階班的網路課程的洗禮,才來到專業班。還好疫情在去年年底獲得控制,專業班採取大部分的課程都用現場上課的方式進行。

現場上課的好處是:
1.同學們更容易彼此熟悉,建立信任感強的Peer關係
2. 現場的體驗課程讓同學們的覺察力更增加
3.跟講師與助教們的關係也比較緊密,容易立即獲得現場的支援

12天的課程下來,同學們在課堂上分享他們的收穫,有的說到她們本來有些猶豫,因為擔心自己工作太忙,無法專心的學習,但是三個月下來,她們都很慶幸自己做了這個決定。也有的同學說自己很有洞見,一開始就報了直通車的6個月的課程,現在回頭看,仍然很慶幸自己做了這個決定。

到底為何大家都很認同達真的專業班的課程呢? 同學們談到了Satir課程帶給他們覺察力的提升,陰影課程讓他們打開了潛能-知道自己不喜歡的特質是很有力量的,而大我又讓他們看見更無限可能的自己,當然達真的心法-平等,無我,更讓他們能更平等的對待他人,不論是家人,同事,都可以感受到他們的轉變。

當天結業口試時,一位同學買了一本書給另外一位同學,只因為她感覺對方有需要,而收到書的同學,翻了前三頁就開始大哭,覺得這本書完全映照他現在的心情。

另外一位同學談到他到麵店點餐,服務人員拿麵來的的時候,竟然把她的手指頭浸在麵湯裡面,他說以往的他會大發雷霆,但是那天他一點都沒有生氣,還把所有的麵跟湯都吃完了。

這些故事其實是讓我們知道,這些改變已經在他們的生活中發生,所有的故事已經不再是故事,它們是活生生的每天在我們的周圍產生影響了。

在達真有這麼多的生命之流在這裡交匯,他們會孕育出什麼力量?是否會匯聚入大海與更多的生命交流與震盪? 我沒有答案,但是我知道,在4月2日的今天,同學們已經展現了自己的影響力,他們先影響了自己去改變;下一步就是成為一位好教練,影響他人改變。

讓我泡一壺熱茶,為大家奉上,在這裡祝福所有的同學,不論4/2考試的結果如何, 我都很以各位為榮!路遙知馬力,讓我們都能成為終身的『自覺覺他,無我利他』的達真人!

什麼是全然的覺察?

全然覺察,我們應用Satir的冰山理論,覺察自己,他人,與情境。

在ICF( International Coach Federation) 定義的教練當下的核心職能裡,談到要全然的覺察才能夠在當下, 全然覺察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們在 達真國際教練學校 裡教導的是應用Satir的冰山理論,覺察自己,他人,與情境。

覺察自己的什麼呢? 覺察自己的冰山,含行為,模式,感受,身體,想法/價值觀,期待,渴望,我是等, 這麼多的覺察,難度有些高,所以我們分兩步驟進行,初階班先教覺察自己的行為,感受,身體,價值觀等,到專業班才教導模式,期待,渴望與我是。

覺察他人也是同樣的步驟,達真相信如果你無法覺察自己的冰山,你是無法覺察他人的冰山的,所以從初階班到專業班的心法練習,強調的都是自我覺察。

至於情境,我們教導的是運用GROW Model的目標來做覺察,大部分的溝通會產生問題,都是因為我們沒搞清楚溝通的目標是什麼?下面的案例,可以讓大家有更清楚的了解。

一位主管對於她一手栽培的屬下說了重話,只因為她覺得對方不當責,沒把跨部門溝通的事情做好。 她大聲叱責了屬下,當下她也感受到屬下的委屈,但是她仍然把想要說的話,一股腦的說完了,而且還很高興她做了自己。


在這個案例裡面,主管沒有覺察到她真正的目標是什麼?溝通的目的不是罵人,而是要達成共識,如果要達到這個目標,教練式的主管通常都會先理解對方沒有做到的原因,再進行後面的談話,不會先罵人。 

對自己的覺察,在這個案例裡主管雖然對自己的情緒與身體都有覺察,但是沒有覺察自己的模式 ,她的模式只有自己與目標,沒有他人,是一位指責型的主管。

在Satir Model裡,所有的模式都是低自尊的表現,雖然主管是指責型,但是其實她的內在是有需要的,透過教練的帶領,這位主管同理到屬下(他人)的委屈,也同時讓她看見自己的期待與渴望,原來她渴望自己能有價值。

在達真我們教導的『我是』,是讓學員知道真正的自己是完整的,圓滿的,在這個案例裡面,主管不知道她自己的完整,認為自己價值低,於是做出讓自己後來也很懊悔的行為。

真正的自己跟我們認知的自己不同,我們認知的自己常常有喜怒哀樂,煩惱很多,但是真正的自己,是知道這些煩惱都是假的,都是自己造作出來的,如果認識了那個清明的自己,沒有煩惱的自己,那麼全然的覺察就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