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MCC 大師教練之路三-真我之路!

教練本身必須找到自己的完整(真我),能真實的看見與接納自己,這樣才能欣賞與信任客戶的完整

MCC 申請

2015年達真決定到大陸去發展,當時在上海有一位達真的學生T, 他是業務出身,對教練很有熱情,在他的鼓勵下,我們決定到上海開班。 達真由於知名度不高,在上海招生不易,T告訴我其他的教練學校的校長都是MCC(Master Certified Coach), 只有達真是PCC(Professional Certified Coach), 他在招生上遇到了瓶頸,希望我去拿MCC, 為了讓他在上海招生比較容易,我決定去申請MCC大師教練。

這又是一個『無我利他』的因緣,對於名利沒有什麼需要的我,因為要幫助他,我決定走上這條開疆闢土之路,到今天,我仍然非常感謝T,如果不是因為他的期待,我可能還在自己的舒適圈裡,永遠不知道MCC的堂廟之美!

申請MCC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需要找MCC做Mentor (督導),我上網查了台灣/香港/新加坡等地的MCC, 寫信給我認為合適的幾位,請他們做我的教練督導,所有的信件都如石沉大海,只有一兩位回應我,回應的也都說他們沒有提供這樣的服務。

我只好放棄找華人教練的想法,決定找老美,終究教練在華人世界的歷史,沒有歐美來的久。 上網再次Google的結果,發現有一位以前ICA認識的老師,她竟然是MCC,而且也提供教練督導的服務,這個發現讓我喜出望外,立即寫信給她。 她也很快的回信, 於是我們開始了幾次的督導教練。

開始沒多久,我就發現我這位老師完全不了解ICF 的評估的標準, 她也沒有做過ICF 的評估教練,她的輔導完全無法幫助我。 我勇敢的向她提出我要終止我們的教練關係,而她也算開明,接受了我這位學生的退學。

下一位督導的選擇,我決定要非常慎重,ICF 網站裡的資訊很多,無法做決定,於是我先縮小到大城市的範圍,在New York 找督導,幾位MCC跳了出來,我email了幾位,一位立即回覆我的法國人取得了先機。 這位教練曾經是ICF 的評估教練,當時專門在做MCC的督導工作,這次我要求要有一次Trial Session(教練嘗試),在做完Trial後,我很確定這位就是我要的督導教練了。

一年的申請

前幾次的督導,我的教練帶子被批評的體無完膚,我完全不知道未來要怎麼做,才能符合MCC的標準,什麼是“客戶的目標不是目標”?如何做到?那是一段挫折感很大的日子,嘗試了幾次,我還是摸不著頭緒,我鼓起勇氣請我的督導示範一下如何做好目標設定?她當場教練了我的議題,我才發現原來她也不過爾爾,跟我的教練水準不相上下,如果她可以,那我也應該可以。 

感謝我的督導讓我恢復了信心,我開始努力找不同的客戶來練習,一開始我以為一定要用英文來教練, 約了好幾位英文不錯的親朋好友, 教練了幾次,發現用英文的效果跟中文比差太多了, 我必須還是要用中文。 我寫信給ICF 說明我的困難, ICF 回信說可以交中文的教練帶,哇,這可是一個峰迴路轉的大好消息, 我高興極了!

做了幾次的中文教練,我覺得自己準備好可以送審了,第一次送審的2個帶子,ICF的評估教練說其中一個帶子太像諮商,原來教練裡不能談太多的過去,我引以為傲的深度教練,在ICF的規定是不合格的。

我立即修改了教練方式,為了要做到“真我”Being的教練,不能太談過去,要在當下讓客戶看到他的真我的力量! 感恩有高度覺察力的D客戶出現,讓我兩次的教練很順利,帶子送審也很成功,在2016年終於拿到了MCC.

MCC只是一個起點

拿到MCC,成為台灣第一位大師教練,這是我一點都沒有想到的榮耀,而在這申請過程中,我其實有非常多的學習,我終於知道為何一定要成為MCC『大師教練』!

MCC的申請過程雖然有很多挫折,但是也指引了我學習教練的目標與方向, 我了解到為何教練學校的校長必須要有MCC的資格!學習教練最終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幫助客戶什麼? 對教練本身的意義是什麼? 我在這過程中的發現是:

  • 1. 教練的最終目的是協助客戶找到他真正的自己(真我),客戶的Being與客戶的完整 (Whole Person)
  • 2. 教練本身必須找到自己的完整(真我),能真實的看見與接納自己,這樣才能欣賞與信任客戶的完整
  • 3. 教練的『無我』修煉,是最重要的修煉,如果在教練狀態下做不到『無我』,那麼成為MCC只是一個術的培養, 無法真正感受到MCC的喜悅。

這幾個發現堅定了我成為頂尖教練的決心,我學教練的目的與MCC的宗旨不謀而和,MCC之路對我而言才剛開始而已,之後的發展與修煉的成果,才是更讓我期待的。。。

預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喲!

我的MCC大師教練之路二-迷路的自己!~

當你能發『無我利他』的願力時,貴人就會出現來幫助你!

PCC 教練之路

前文提到我設定兩年內要取得PCC,PCC要具備的能力與心態是什麼?在ICA學習的過程,我並沒有很清楚的方向。而2008年的台灣也沒有任何資深的PCC可以指導我的學習。

還好台灣的一群教練成立了ICFT (台灣國際教練聯盟),在Kent Chen(陳茂雄)的帶領下,我們開始做團體教練及讀書會的研討。 這是那段時間我唯一覺得自己有在成長與學習的日子,我開始研讀國外教練的資料,讓我了解高階主管教練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從同儕彼此的教練中,我也發現自己的不足。

這段成長之路是辛苦的,因為我走在一條『前無古人』的路上,而這樣的景象幾乎是我生命的寫照,不斷的從零開始-做一個開疆闢土的人!我開始接受這就是我的宿命,我要把路開出來,讓更多的人不要再經歷我的痛苦,這是我走上『無我利他』之路的第一個教練的實踐。

達真國際教練學校成立了


2008年,我創立了達真國際教練學校, 創建的初心是希望教練後進不再經歷我的學習的痛苦。 在ICA 雖然我學到很多,但是教練的能力卻無法真正的鍛煉到, 而身為一個PCC教練,很多教練的能力必須要真實的演練才能學習。例如:聆聽的能力,從ICA給我的教材裡,我無法知道如何聽到客戶沒有說出來的話語? 如何觀察非語言的訊息? 如果這些基礎的能力無法演練與進步,我認為自己無法成為一個好教練。 

在親朋好友的支持下,2008年我開辦了第一班被ICF(International Coach Federation) 認證的教練課程, 請來我的學伴-E ,我的第一位教練貴人,協助我一起開課。E是我認識的講師中,把聆聽教的最好的一位專家,第一班的學生雖少,但是很像篳路藍縷的家人,老公,女兒都出動協助,在租來的髮廊裡上課,一起度過上山下海,彈琴唱歌的日子。學期結束時,我看到教練帶給學員們的轉變,對教練的愛,開始慢慢的恢復!

挫折是成長的動力?

在2010 到2012 年的這段時間,我接了許多跨國企業的高階主管的案子,在這些高階主管教練的過程中,我發現合約期間,客戶都會有所改變,但是教練一結束不多久,客戶又會打回原樣。 這讓我很挫折,我不知道如何讓這些高階主管真正產生『持久』的改變? 我到底能多做些什麼?我對教練的價值起了懷疑,雖然我做了很多其他的學習:Satir、EFT、 NLP、 深層溝通。。。,但是仍然沒有找到解方,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做才能找到解方?這個時候的我很想放棄教練,但是我想可能是因為我的初心是要協助大家轉變,這個『無我利他』的心,應該感動了上蒼,於是我的貴人出現了!

教練貴人出現

2013年我教練生涯中第二位貴人M出現了 ,她是一家公司的總經理,因為愛學習、因緣具足來到達真學習教練。 我在M身上看到覺察到力量,她的反思覺察力是靠自己鍛煉出來的,也因為有這樣的能力,她的改變又深又紮實,而且是持續不斷的進行著。 這個是我期盼已久的見證,我希望看到持久的改變是會發生的,而我在M 身上看到它的確會發生。

在M的幫助下,我們開始修改達真課程的方向,以前的達真比較重視教練技術的教學,而新的達真開始把『心法』設定為所有教練技術的基礎,讓學員先從心法出發,才能將教練技法落實,讓改變真正的發生。 我自己落實心法後,身心都變得更開朗與快樂,家庭也更美滿幸福,而學員們寫『心法日記』後的回饋,更讓我知道我走對路了!

無我的導師

2015年,我的第三位貴人出現了,我有幸認識了頂峰無無禪師,他讓我學習到什麼是『真我』,教導我不要誤認假我為真我,把每天的煩惱當真,活在渾渾噩噩、糾結不堪的日子裡。 2015年5月,我跟老公到韓國去跟禪師學法了兩個禮拜, 那段日子是我最清明,也最有智慧與成長的日子。

禪師的身教勝於言教,他的無我與平等的慈悲心,展現在他每天的行為中。 在他修行的小寺廟裡,他把最好的房間留給我們, 早午餐也把最大的房間給我們用餐,自己坐在地上用餐, 我本來以為這個是他們平日用餐的狀況,後來才發現原來我們用餐的房間,是師父平日用餐的房間。
一般的法師都是高高在上的,但是禪師卻從來不擺架子,自己開車來接送我們,每兩天就帶我們出去玩 (我當時也以為這個是禪師生活的日常),每次去到市集或廟宇旁的小攤位,禪師都會東買西買的,我當時還想,幹嘛亂花錢? 但是後來才知道,原來禪師想要幫助這些攤販,讓他們的營生沒有問題。

這些細膩與慈悲的行為,讓我們都深深的刻印心中,我看到一位『無我利他』的行為楷模,原來找到真我,就會是像師父這個樣子!

禪師點亮了我從事教練的方向,我應該要協助學生們找到『真我』,那個圓滿具足的自己,那個像大海或天空一樣的自己,而我自己也應該要往這個方向努力。

這段PCC的道路上,我的學習是:

當你能發『無我利他』的願力時,貴人就會出現來幫助你!

欲知後事如何,請待下回分解!

我的MCC 大師教練之路一-大風起兮!

路是給願意面對挑戰的人準備的, 怕摔倒就不要上路!

2006年我從職場退休,心裡想我還能為這個社會貢獻什麼?在一位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教練』,當時有一種如獲至寶的感覺,覺得我這下半生有希望了, 我還可以創造更多的價值!

當時的台灣沒有什麼人知道教練,更沒有教練學校可以去學習教練,取得證照; 我上網查到了一家網路授課的學校ICA, 它是在澳洲的教練學校,用英文授課,我立即報名去學習了。

沒想到這種學習方式對我而言是非常痛苦的, 不但要能用英文發表,還要會用網路的許多工具,要看網路行事歷,要下載上課資料,寫作業,上學校的聊天網登記教練需要,找客戶教練, 寫論文才能畢業。 那時的網路教學在台灣還沒有什麼人會, 我求救無門,就把所有的資料都下載印出來,但是資料都是理論,我必須要找人討論與演練,才能真正的把教練學好。ICA那時在台灣只有3個學生,2個都是老外,我跟他們約了幾次,發現還是無法協助我學習,於是拜託好友E做我的陪讀生,我們一起來討論與練習資料,這才讓我能堅持下去。

這大風起兮吹的我頭暈腦脹,新知識,新學習方式,讓我有點應接不暇, 還好課程的內容很吸引我, 它幾乎是一個全新的領域,我很沉溺在這個新知識的幸福的學習滋味裡面,不懂的內容,我就跟E討論,我們自行研發出我們自己的了解與應用,現在回想起來,那是一段痛苦也同時非常快樂的時光。

堅持了9個月,我把論文交了,學校的口試也過關了,終於可以出來濟世救人了 (那時的自以為是)。 我設定自己在9個月內要完成ACC教練(Associate Certified Coach)的目標,2年內要完成PCC (專業教練)的目標 。 第一個里程碑很快的達到,我運用自己考上台大的規劃能力,算好每週要coach幾個人,要做幾次的團體教練, 開始對朋友們宣告我可以做他們的教練。

ACC的教練之路走的比較輕鬆,也比較快樂,那時是初生之犢不畏虎, 也完全不擔心沒客戶,看來我過去在職場上的信用還可以,客戶介紹客戶,很快的100小時就完成了,這段時間最讓我快樂的是我真正能夠幫助到我的朋友解決他們的問題,讓他們產生力量往前走。

那時我記憶深刻的一個例子是我的朋友在工作崗位上很不開心,她想要退休,又沒有自信自己能夠活在沒有固定收入的日子。在教練的過程中,我讓她看見自己的能力,重新燃起鬥志,最後她勇敢的退休了,而且還找到自己的事業第二春。

這樣的故事點燃我內心的力量,讓我有勇氣更進一步的往教練的路上前進!

這段時間我的學習是什麼呢?

路是給願意面對挑戰的人準備的, 怕摔倒就不要上路!

預知後事如何,請看下會分解。。。。

大師教練的養成

第二次的教練我發現帶子已經從2分進步到6分的MCC程度。這次進步這麼大的原因,主要在教練做到了『不用力教練』

自從2016年拿到我的Master Certified Coach (MCC大師教練), 2017年開始輔導第一位MCC, 她是一位大陸的教練,在努力辛苦了2年多後,2020年拿到了ICF認證的大師教練, 過程中,我看到她極大的成長,從非常的教導與競爭式的教練,到後來完全以客為尊,不用力的教練。這個過程中,她增加了自己的感性與同理/同在的能力,但也仍然保存了她自己的特質-非常清晰的邏輯分析與聆聽的能力。

這個成功經驗後,我更期待能協助達真的學生們也可以順利的取得MCC的證照,讓達真的專業在業界展現,成為MCC大師教練的培育中心。 今年終於有一位學生勇敢的提出這個要求了;第一次的教練在2022年3月開始,我依照慣例,都會請學生自己評估一下她覺得這個帶子(教練帶)達到MCC的程度,學生只給自己評2分(10分滿分)。 這個帶子我看到的核心問題是教練的目標沒有啟發客戶的創意與思維,也沒有跟客戶成為完全的夥伴關係,客戶位置比較高,而教練的位置比較低。

我們討論了後續她要努力的方向,第二次的教練我發現她想要改進的部分,大概做到50%,但是帶子已經從2分進步到6分的MCC程度。這次進步這麼大的原因,主要在教練做到了『不用力教練』,跟隨客戶,隨時跟他Check 方向,讓客戶做自己的主人;而要加強的部分,我們先從聆聽著手,學生想要學習的是從聆聽客戶限制性信念,及非線性的聆聽來開始。

學生在這個過程中也發現其實自己不是聽不到客戶的限制性信念,是她自己告訴自己,她不應該看客戶的陰暗面,萬一跟客戶衝突怎麼辦? 還要花時間處理情緒,這些又跟她的效率及理性的價值觀衝突,所以在教練的過程中,她會下意識的避免去做客戶的鏡子,照出真實的客戶樣貌。

覺察自己

成為MCC 大師教練最重要的是自己的修煉,能否覺察自己的完整?自己的限制?自己的平等與無我? 這次的教練輔導,學生就看到其實自己沒有平等的對待客戶的美好與限制,她有一個偏好與評斷,透過她的自我覺察,她產生了發現真正的自己的喜悅。雖然我們的目標是拿到MCC的教練執照,但是我更珍惜的是在這個過程中,學員對自己的發現及我能與她共創的有機成長。

欲知後事如何? 請繼續跟隨我後續對這個教練輔導的記錄吧!

我輔導第一位MCC大師教練成功了

教練的自身狀態就是MCC的印證,她的信任、欣賞、尊重、好奇、謙遜地向對方學習的狀態,會時刻影響著對方。

今天真的是一個太快樂的日子了,我輔導的大陸的一位PCC(Professional Certified Coach)教練,拿到了MCC(Master Certified Coach) 大師教練而且是一次就申請成功, 比我還厲害,真的太替她高興了 (怎麼好像比我自己拿到MCC還高興!哈哈!)。

結緣過程
2017年底,王菲教練透過ICF的網站找到了我, 希望我輔導她成為MCC, 我完全不認識她,也很懷疑她的企圖(該不會是詐騙集團吧?),於是約她做了一個線上的面談。

面談中了解她學教練比我還久,大概2000年就開始了,各大門派她都去上過課,她是北京的教練,所以北京的教練學校,上海的教練學校,香港的教練學校,她都去報名上過課, 是一位非常認真學習的教練。我心想,她這麼資深,我怎麼可能教她呢?但是聽了她尋求MCC教練督導的經過,被敲詐,被唬弄,我很心疼她,心想好吧,我就咬個牙接受這個挑戰吧!


2018年年初我們開始做教練輔導,一開始聽她的帶子,我嚇了一跳,怎麼一個有10年教練經驗的人,她的帶子的程度只有比ICF規定的ACC的水準稍微高一點。我知道她在學習的過程中一定沒有好的Mentor來給她指導,方向是錯誤的,難怪她這麼辛苦。

輔導過程

於是我們開始這一年半的旅程,期初我只答應她輔導4次, 因為我想她已經學了10年,不需要太多次就可以上路了,4次後我們再來討論是否要繼續? 而且我的費用很高,我也擔心她無法負擔。 沒想到,我們進行了12次,最後的一次,還是我決定不繼續的,因為我認為她的程度可以了,只要自己繼續練習即可。

一開始的輔導是辛苦的,我擔心她要改的教練模式太多,會讓她失去信心。王的教練方式非常的Leading, 這是因為她的工作是一個教練學校的最高督導,經常要糾正與指導學生,於是養成她的顧問式的教練方式。 而MCC教練最重要的信念就是【不用力教練】,跟顧問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以王目前的教練方法,要花很多的時間調整。

我們前4次的教練,我不敢丟給她太多的東西,每次最多給她三個要改的重點, 但是王是一位要求自己非常高的人,每次結束後請她總結學習與行動,她的總結總是讓我驚艷,她從來不會漏聽掉任何一個重點,而行動方案更是積極,每次自己都列出至少3個行動,而且她絕對都會做到答應的改變。

在這樣的回應速度下,王菲的進步是快的,她有很強的學習動機,及很謙虛的心態, 到第9次的教練輔導,我跟她說她的帶子的程度已經超越PCC了,這時候時間是2018年的5月,但是要達到MCC,她還有一段路要走。

我們進行的方式是心法與技法並行,我的信念是MCC是一個修煉,如果沒有心法的無我,是無法做到MCC教練的水準的。 王的覺察力很高, 從她一開始完全不懂心法,經常要我教她如何提出"Powerful Question" , 到後來,她也能開始覺察自己的感受與身體,同時能同理對方的感受,跟對方同頻同在,這樣的轉變絕對不是我的功勞,是王菲她自己的意願與努力。

送審MCC
今年6月疫情期間,突然接到王的Wechat 訊息說要我幫她聽帶子,看看能否送審ICF?我問她為何不找其他的MCC? 大陸今年跟去年暴增了非常多的MCC,其實候選人是多的。 王跟我說她比較信任我的判斷(好險呀,沒給台灣丟臉!),我問她目前輔導她的MCC教練是怎麼評估她的帶子的?她告訴我對方說可以送審了。

於是我決定讓她安心,來聽一下她的帶子,這兩卷帶子我聽的結果是在邊緣地帶,有一卷我覺得應該是不會過關,寫好了評估表給王,請她自己要好好的看一下我的回饋, 同時建議她最好再做一個帶子。

很努力與堅持到底的王,在兩周內立刻給了我一個新帶子,我一聽完,就跟她說:『太棒的教練了,你這卷一定可以過關』,王在這卷帶子裡完全拿掉Leading, 完全的相信客戶,完全的不用力,我問她如何做到的?她說她看了我的點評,仔細的琢磨感受,在這個教練裡就採取完全【無我】的方式進行,果然很不費力,她自己也覺得很棒!

十月一號她送審了兩個MCC的帶子,一次就過關了,我真的非常以她為榮!想當初她的教練是只有ACC 層次,在2年半的時間,就可以達到MCC的層級,這要有非常多的努力與堅持才能夠做到。 我期待王菲能夠帶給大陸MCC教練一個不同的影響力,無我的修煉才是最高層級的教練修煉。


下面是王菲給我的證言,我很感恩有這個機會培養出一位MCC,這應該是台灣跟大陸的創舉吧,第一位由本地人培養的大師教練,從此大家不用找老外來做Mentor了。

Joyce教練擁有豐富的教練經驗,且深諳教練理論及能力,她將薩提亞、個人靈性成長融合在一起,在輔導教練的過程中不急不徐,給對方很大的空間去獨立思考。

Joyce教練的自身狀態就是MCC的印證,她的信任、欣賞、尊重、好奇、謙遜地向對方學習的狀態會時刻影響著對方。

她相信並能看到教練身上的潛能特質,及時給予欣賞鼓勵,讓教練增強對自己的信心和勇氣。

同時她也是一位嚴格的輔導者,會細緻入微地點出教練自我設限之處,通過有力量的問題挑戰教練去反思總結,讓教練去面對和突破真實的自己。

所以通過Joyce的輔導,不僅僅是支援教練在技術能力上的鍛煉成長,更是支援人的內在模式上修行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