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全然的覺察?

全然覺察,我們應用Satir的冰山理論,覺察自己,他人,與情境。

在ICF( International Coach Federation) 定義的教練當下的核心職能裡,談到要全然的覺察才能夠在當下, 全然覺察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們在 達真國際教練學校 裡教導的是應用Satir的冰山理論,覺察自己,他人,與情境。

覺察自己的什麼呢? 覺察自己的冰山,含行為,模式,感受,身體,想法/價值觀,期待,渴望,我是等, 這麼多的覺察,難度有些高,所以我們分兩步驟進行,初階班先教覺察自己的行為,感受,身體,價值觀等,到專業班才教導模式,期待,渴望與我是。

覺察他人也是同樣的步驟,達真相信如果你無法覺察自己的冰山,你是無法覺察他人的冰山的,所以從初階班到專業班的心法練習,強調的都是自我覺察。

至於情境,我們教導的是運用GROW Model的目標來做覺察,大部分的溝通會產生問題,都是因為我們沒搞清楚溝通的目標是什麼?下面的案例,可以讓大家有更清楚的了解。

一位主管對於她一手栽培的屬下說了重話,只因為她覺得對方不當責,沒把跨部門溝通的事情做好。 她大聲叱責了屬下,當下她也感受到屬下的委屈,但是她仍然把想要說的話,一股腦的說完了,而且還很高興她做了自己。


在這個案例裡面,主管沒有覺察到她真正的目標是什麼?溝通的目的不是罵人,而是要達成共識,如果要達到這個目標,教練式的主管通常都會先理解對方沒有做到的原因,再進行後面的談話,不會先罵人。 

對自己的覺察,在這個案例裡主管雖然對自己的情緒與身體都有覺察,但是沒有覺察自己的模式 ,她的模式只有自己與目標,沒有他人,是一位指責型的主管。

在Satir Model裡,所有的模式都是低自尊的表現,雖然主管是指責型,但是其實她的內在是有需要的,透過教練的帶領,這位主管同理到屬下(他人)的委屈,也同時讓她看見自己的期待與渴望,原來她渴望自己能有價值。

在達真我們教導的『我是』,是讓學員知道真正的自己是完整的,圓滿的,在這個案例裡面,主管不知道她自己的完整,認為自己價值低,於是做出讓自己後來也很懊悔的行為。

真正的自己跟我們認知的自己不同,我們認知的自己常常有喜怒哀樂,煩惱很多,但是真正的自己,是知道這些煩惱都是假的,都是自己造作出來的,如果認識了那個清明的自己,沒有煩惱的自己,那麼全然的覺察就做到了。

找到真正的自己

教練是協助客戶把真正的自己找出來,那個充滿資源的自己,而非被經驗,僵化的觀點與模式控制住的自己。

今天幫小婷做了一個Satir的教練,讓她體會被深度教練的感覺,這樣才能夠真正的成為一個好教練,來協助他人覺察,找到真正的自己。

小婷最近接了一個新工作,她很想把工作做好,但是因為同事沒有用她的方式來回應她,小婷就陷入一個不知如何處理,心中生氣與委屈的狀態。 當我回饋給她在壓力下她的模式是“只有自己,沒有他人,也沒有情境”的狀態時,她覺察到在壓力下她不會去跟對方溝通,也放掉了她的工作責任。

我們核對了她的僵化觀點是【人應該要清楚的表達自己】,而小婷為何有這個觀點,其實是她想要跟對方連接,更親近對方,她找到自己有一個被接納的渴望。我們做了她對自己僵化觀點的深度覺察,她發現自己的喉嚨卡卡的,當回朔這個經驗的時候,她想到小時候大約4-5歲時,她在家裡推椅子到櫃子邊而不小心把玻璃打碎,爸爸當時大罵她為何這麼不小心,媽媽在旁邊看著,也是非常的擔心,小小婷當時很委屈,但是也不敢回應生氣的爸爸。


小小婷說當時她是想要幫忙,把家裡的空間挪出來,所以才去推椅子。教練引導小婷去看到當時自己的勇氣的資源,再讓她感受到爸爸責罵的背後是擔心與愛,當小婷擁有這兩個資源的時候,她開始感受到手,腳的力量,胸口的卡不見了,感受到溫暖。

這時再讓這個新小婷面對她現在碰到的問題,她立刻就有了新的想法與新的行動。怎麼讓小婷能夠每天帶著這個真正的自己,這個有愛與有勇氣的自己出現呢?小婷說她如果能看到『小小婷跟爸爸媽媽表達,而爸爸媽媽也回應她說沒關係』的畫面,及把這個經驗寫下來,她應該就可以做這個真正的自己來面對未來溝通上的挑戰了。

教練到底在做什麼呢? 教練是協助客戶把真正的自己找出來,那個充滿資源的自己,而非被經驗,僵化的觀點與模式控制住的自己。我期待專業班的同學都能夠找到真正的自己,覺察自己的枷鎖,讓自己真正的自由!